字节游戏:班长把腿抬起来靠墙上就不疼了跳动4年,朝夕剧变-卓越科技有限公司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NEWS新聞中心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當前所在位置:主頁 >新聞中心 >新聞中心 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字节游戏:班长把腿抬起来靠墙上就不疼了跳动4年,朝夕剧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日期:2023-12-04 08:16:35  瀏覽次數:470次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|Tech星球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|陳橋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被寄予厚望的朝夕劇變字節游戲,踩下了急剎車。字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1月27日,游戲班長把腿抬起來靠墻上就不疼了字節跳動透露消息,跳動旗下的朝夕劇變游戲業務朝夕光年,將進行大規模業務收縮,字節對已上線的游戲且表現良好的游戲,會在保證運營的跳動情況下尋求剝離;對還未上線的項目,除少量創新項目及相關技術項目外,朝夕劇變均會關停。字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于上述變動,游戲字節跳動方面向Tech星球回應道,跳動確實會有業務方向和組織調整,朝夕劇變將更加聚焦部分創新型游戲及相關技術的字節探索。但同時,游戲也會做好已上線產品的持續運營,充分保障玩家的權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接近字節跳動的人士透露,該決策由業務負責人嚴授和字節跳動CEO梁汝波反復討論很久。梁汝波認為,雖然游戲業務取得了一定成績,但過去幾年字節游戲追求 “大而全”項目,不聚焦,資源分散,應該把精力和資源投入到更基礎、更創新、更有想家力的項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位字節游戲的員工透露,“其實當沐瞳科技被爆出要出售的消息時,內部同事對自身的處境隱隱不安,沒想當今日整了這么一出大新聞。感覺如今這個樣子也是有先兆的,此前游戲部門就在不斷縮減規模,再加上所做的游戲基本也都是曇花一現,無法做到持久運營,想彎道超車太難,縮減規模、減少支出成本是必然的,因為做游戲的支出成本確實太大了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字節游戲行業制作人李天唏噓不已,班長把腿抬起來靠墻上就不疼了不光是字節,國內許多互聯網大廠都有想過分游戲市場這塊蛋糕,但無疑以失敗告終。認知和技術上的不足,燒再多的錢也難以成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為一家成立僅4年的游戲廠商,在行業內仍算作是“年輕”的創業者,然而,朝夕光年在游戲這條創業路上并不算順利,“一路坎坷”成為了朝夕光年的真實寫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朝夕光年“閃電”收縮的24小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雨欲來風滿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說實話,很突然”,字節廣州一位游戲業務線的員工維維告訴Tech星球,“周日下午,我領導提前就告訴我了,讓我有所準備,不過沒關系,有N+1補償和獎金,但當時周一正式通知后,還是挺尷尬和突然,入職也不算太久,沒想到還是GAME OVER(游戲結束)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維維補充道,有些組幸運的被保留下來繼續運營或善后,但他們未來的去留并不明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早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”,北京字節游戲業務線員工李帆說,“上個月,我們組的工作室早就鎖HC了,實習生全部轉正無望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一位正準備上周五面試字節游戲實習崗位的大學生甜甜,原計劃上午11點面試,但在面試前一個小時,卻接到了來自HR面試有調整的電話。等到下午,姍姍來遲的HR電話才打過來,解釋稱上午有一個緊急會議,可能會影響到當天的面試調整,隨后才說游戲業務調整,并表示面試的游戲崗位已不再招實習生,可以考慮轉到其他實習崗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圖注:字節游戲實習生面試邀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在一個月前,字節跳動招聘官方在社交平臺才發布了朝夕光年2024年的校招專場宣傳片,主題是創造X體驗的雙重邀請,如今來看,不禁令人唏噓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圖注:字節跳動招聘官方發布的2024朝夕光年校招宣傳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Tech星球發現,朝夕光年官網的社會招聘崗位已經全部停止招聘,點擊朝夕光年官網的“社會招聘”按鈕后,即跳轉至招聘頁面,目前該頁面內的“開啟新的工作”一欄中顯示的職位數是0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圖注:朝夕光年官方招聘頁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他游戲平臺的HR、獵頭,在字節游戲業務大規模收縮消息曝出后,都紛紛出動,開始在??途W、小紅書、脈脈、朋友圈等社交平臺,發布求職信息,招募對象則是朝夕光年的員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一個名為“字節游戲畢業互助”的微信群,從晚上19點多創立到加滿人,只花了2個多小時。群內除了有字節游戲的員工外,還有其他游戲平臺的HR、獵頭、負責人,發布求賢令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圖注:微信群截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獵頭介紹,一些友商HR都跑到了朝夕光年某辦公區所在的太子廣場樓下,拉出招聘條幅準備“撿人”。而快手游戲則是火速發布了專向招聘,誠邀字節跳動朝夕光年業務的員工入職。一時間,朝夕光年的優化調整成為了其他游戲平臺,一場業務補強的狂歡盛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于字節游戲的調整,游戲用戶反應也比較強烈。在虛擬女團A-SOUL、《星球:重啟》、《晶核》等官方群和貼吧內,不少用戶都關切平臺的后續發展,有用戶表示不敢充錢了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圖注:朝夕光年旗下游戲《星球:重啟》官方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后,朝夕光年旗下的《星球:重啟》、《花亦山心之月》、《晶核》和《航海王熱血航線》等游戲均特地回應玩家,業務調整對項目有限,請玩家放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此前被曝出要被出售的字節旗下另一家游戲公司沐瞳科技CEO袁菁,也于當日發表了內部信,表示將繼續保持獨立運營,長期深耕游戲行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朝夕光年跳動4年,字節游戲未能大力出奇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朝夕光年作為字節曾經的六大業務板塊之一,被寄予了厚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1年11月,梁汝波在接替張一鳴擔任字節跳動CEO一職5個多月后,宣布覆蓋全業務的組織架構調整,實現業務線BU化(Business Unit,業務單元),成立六大業務板塊:抖音、大力教育、飛書、火山引擎、朝夕光年和TikTok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位行業人表示,朝夕光年大規模收縮,震驚行業。字節跳動本身就有著光環,朝夕光年更是頂著數個光環誕生,無論是人力,還是財力、資源,字節都不缺,但最終遺憾的是,“大力沒能出奇跡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,字節跳動通過收購上禾游戲、墨鹍游戲,加組建的模式,正式成立“4地8大游戲工作室”的游戲業務雛形,擔任游戲業務的負責人來自字節戰略發展部的嚴授,但他本人過去并沒有游戲相關的從業經歷?!耙黄痖_過幾次會,要求很嚴格,不過思路和邏輯都是頂級的”,一位字節員工評價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即在1月,正式成立游戲品牌朝夕光年,主攻中重度游戲的發行、運營和自研。據朝夕光年的前員工透露,取名朝夕光年,也是因為朝夕光年的主體公司以前曾做過一款名為“朝夕日歷”的APP,保留朝夕的前綴,希望能夠長久發展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當時的嚴授,急需打造出一款爆款游戲,為字節贏得一場開門紅。但整個籌備工作就花了差不多一年時間,期間,嚴授對外表示,還會繼續招聘1000人,看好游戲這個方向,會有耐心地持續投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,朝夕光年上線多個中重度游戲,但采取的是代理發行和接手的方式做游戲。包括從網易游戲接手并改名的吃雞手游《終結戰場》、英雄游戲的《戰爭藝術:自走棋》,最引人注意的當屬《熱血街籃》,這是朝夕光年首個旗艦游戲,當年3月份上線后,獲得App Store的9次精品推薦,相比同期的《靈貓傳》和《終結戰場》,朝夕光年對《熱血街籃》給予的廣告投放支持力度最大。但此時的朝夕光年仍未有自研的游戲公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后,朝夕光年開拓海外游戲市場,憑借代理發行的《RO仙境傳說》,幫助朝夕光年在中國港澳臺市場大獲成功,并在次年在東南亞市場上線,在海外多國榜單中登頂。游戲自上線至2021年10月,月均流水近兩億,在榜單方面,該手游同樣位居前列,也讓內部看到了海外游戲市場的廣闊前景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圖注:朝夕光年旗艦游戲發布時間軸,Tech星球制圖。(數據來源朝夕光年官網及公開資料整理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了更好地布局海外游戲市場,朝夕光年又成立了Pixdance、Pixman和Nuverse等子品牌,細化運營海外游戲,但成果并不理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1年,朝夕光年進入高速發展期,并購、投資、自研成為了這一年的寫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這一年,字節為了補強游戲業務板塊,先后做出了3次重大的收購、投資,時年4月,有愛事業部加入朝夕光年,獲得了旗下在日本運營的手游《放置少女》,該手游在2021一季度海外總收入突破6.8億美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月,字節以40億美金收購沐瞳科技,其拳頭產品《無盡對決》是東南亞市場最受歡迎的MOBA游戲(Multiplayer Online Battle Arena,多人在線戰術競技游戲),這也成為了字節游戲的重要節點,外界認為《無盡對決》很有可能會上線國內,成為《王者榮耀》的勁敵。緊接著,同年10月,字節入股擁有虛擬偶像女團“A-SOUL”著作權的杭州看潮信息咨詢有限公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之后,朝夕光年的自研游戲陸續上線。比如,自主研發的古風養成手游《花亦山心之月》,并取得了不錯的流水。同時代理研發了多個熱門IP手游《航海王熱血航線》、《火影忍者:巔峰對決》,借著在抖音內的推廣,兩款游戲先后上了熱門,成為了兩頭“現金?!碑a品,也讓朝夕光年嘗到了在抖音推廣的甜頭,為后續游戲在抖音內推廣埋下了伏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2021年也是字節游戲的轉折點,旗下的另一大超休閑游戲品牌OHAYOO的部分員工裁員,負責人徐培翔離職。雖然中重度游戲品牌朝夕光年未受波及,但2021年之后,朝夕光年的業務有所調整和收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2年6月,朝夕光年解散上海101工作室,多個項目在裁撤或整合,游戲項目的上新也有所減少。年底,進行組織架構調整,國內和國外發型工作室合并成ONE Publishing Studio,確立全球化戰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進入2023年3月,字節跳動CEO梁汝波在字節跳動11周年年會上發表講話,他認為游戲、教育、PICO等業務處于早期階段,要有想象力,保持平常心,同時明確將信息平臺和電商列為公司的主干業務。如今回過頭來,這也為朝夕光年此次的大收縮,埋下伏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3年,朝夕光年上線《晶核》、《星球:重啟》等多個手游,相比于此前游戲,有了很大不同,首先是《星球:重啟》和《晶核》皆為自研的大型游戲?!缎乔颍褐貑ⅰ犯遣扇×薖C、移動雙端。這兩款游戲也不負眾望,上線后都成為了爆款,并計劃在海外市場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就在似乎一切向好的局面下,一個晴天霹靂炸響,朝夕光年宣布大收縮。一位字節的游戲員工向Tech星球透露,“調整的背后,無非兩個原因,其一,沒能實現階段性的盈利,其次,游戲在字節屬于邊緣業務,意味著變動性很大,國內游戲業務基本曇花一現,而且從今年上半年開始,游戲發行成主要模式,游戲研發實際上已成擺設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歸抖音保留火種,字節游戲能否卷土重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游戲行業的大環境看,朝夕光年折戟,除了主觀因素外,也有著客觀上的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方面,在朝夕光年在最需要發展之際,國內游戲版號自2021年夏天游戲版號停發,到2022年4月版號才恢復發放,游戲行業度過了漫長而又充滿未知的200多天。錯失了進一步發展壯大的機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外一方面,強如騰訊游戲這樣的廠商,在近兩年來,雖然推出數十款游戲,但也沒能再造一個能夠比肩《王者榮耀》的爆款游戲,而且作為對未來游戲探索的XR部門也被優化調整。降本增效成為當下互聯網公司的主旋律,轉向聚焦主營業務成共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盡管朝夕光年將會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,歸于平靜。但對于字節游戲而言,仍然有一些新的方向可以探索,實際上,也開始這么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著字節將目光聚焦到抖音上,抖音已成為字節各條業務線的新場景。在抖音中,游戲業務同樣如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抖音上,字節的游戲業務呈現多種業態進行,比如“抖音游戲”和“抖音小游戲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抖音游戲”主要提供游戲內容和服務,以短視頻、直播、游戲中心、游戲組件等多種產品呈現游戲體驗形態,實現內容生產到消費,再到經營的閉環?!岸兑粲螒颉边€在不斷擴招,字節跳動官網上,抖音游戲的社招崗位已達160余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“抖音小游戲”作為字節的另外一個游戲業務形式,于2022年年中,入駐抖音APP,打造成一個小游戲中心和分發買量的平臺,根據抖音小游戲的官方數據顯示,2022年商業化規模同比增長100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據羅斯基舉辦線下沙龍的數據,抖音小游戲DAU增速從43%到150%,投放消耗的規模增長上,在2023年上半年突破了10倍的增速,并且預計下半年增速有望突破20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Tech星球發現,近期,如騰訊游戲旗下的DNF、QQ游戲都已經在抖音內開始投放廣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抖音內的游戲生態以及游戲商業化正在成長。意味著字節正在抖音內打造成一個游戲平臺,在成為各大游戲廠商的投廣買量的地方同時,還能豐富抖音內的玩法,構建抖音游戲體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于字節游戲而言,業務線的大收縮,標志著字節對主要的游戲業務按下暫停鍵,但是在字節官方對外回應中也提到,將更加聚焦部分創新型游戲及相關技術的探索,讓字節對游戲業務有所保留,也讓外界對字節游戲能否卷土重來抱有一絲期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備注:文中的李天、李帆為化名。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把腿张开ji巴cao死你黄男女,男女黄色小视频免费在线观看,欧美黑人性暴力猛交XX,毛片一卡二卡影院